开放、前进的新扶沟,欢迎海内外有识之士到扶沟观光考察,投资兴业,共谋发展!
您现在的位置:扶沟县招商网 >> 扶沟概况 >> 风土人情 >> 浏览文章
扶沟名胜之--左传中的桐丘
作者:佚名 日期:2014年04月22日 来源:本站原创  【字体: 】  

[原文]

(傳二七·三)晋荀瑶帅师伐郑,次于桐丘。郑驷弘请救于齐。齐师将兴,陈成子属孤子三日朝。设乘车两马,系五色焉。召颜涿聚之子晋,曰:“隰之役,而父死焉。以国之多难,未女恤也。今君命女以是邑也,服车而朝,毋废前劳。”乃救郑。及留舒,违谷七里,谷人不知。乃濮,雨,不涉。子思曰:“大国在敝邑之宇下,是以告急。今师不行,恐无及也。”成子衣制,杖戈,立于阪上,马不出者,助之鞭之。知伯闻之,乃还,曰:“我卜伐郑,不卜敌齐。”使谓成子曰:“大夫陈子,陈之自出。陈之不祀,郑之罪也。故寡君使瑶察陈衷焉。谓大夫其恤陈乎?若利本之颠,瑶何有焉?”成子怒曰:“多陵人者皆不在,知伯其能久乎?”

【译文】

     晋国的荀瑶(知伯)领兵进攻郑国,驻扎在桐丘,郑国的驷弘到齐国请求救援,齐军准备出发。陈成子集合为国战死的儿子在三天内朝见国君。设置了一辆车两匹马,把册书放在五个口袋里。召见颜涿聚的儿子晋,对他说:“隰地那一役,你的父亲死在那里。因为国家多难,没有能抚恤你。现在国君命令把这个城邑给你,穿着朝服驾着车子去朝见,不要废弃你父亲的辛劳。”所以就出兵救援郑国。到达留舒,离开榖地七里,榖地人竟没有发觉。到达濮地,天下雨,军队不肯渡河。子思说:“大国的人马就在敝邑的屋檐底下,因此告急。现在军队不肯走,也许要来不及了。”陈成子披着雨衣拄着戈,站在山坡上,马不肯出来,就拉着它走,或用鞭子抽打它。知伯听说,就收兵回去,说:“我占卜过进攻郑国,没有占卜和齐国作战。”派人对陈成子说:“大夫陈子,您这一族是从陈国分支出来的。陈国的断绝祭礼是郑国的罪过,所以寡君派我来调查陈国被灭亡的内情。还要询问您是否为陈国忧虑。如果您对树干的倒覆认为有利,那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陈成子发怒说:“经常欺压别人的人,都没有好结果,知伯难道能够活久吗?”